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典故故事 >> 内容

狡兔三窟(冯谖客孟尝君、弹铗、焚券市义)

时间:2011-11-23 11:53:0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“冯谖客孟尝君”的原文、翻译及评论。...

 

【原文·出处】

    齐人有冯谖者,贫乏不能自存,使人属孟尝君,愿寄食门下。孟尝君曰:“客何好?”曰:“客无好也。”曰:“客何能?”曰:“客无能也。”孟尝君笑而受之,曰:“诺。”左右以君贱之也,食以草具。
  居有顷,倚柱弹其剑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食无鱼。”左右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食之,比门下之客。”居有顷,复弹其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出无车。”左右皆笑之,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为之驾,比门下之车客。”于是,乘其车,揭其剑,过其友曰:“孟尝君客我。”
    后有顷,复弹其剑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无以为家。”左右皆恶之,以为贪而不知足。孟尝君问:“冯公有亲乎?”对曰:“有老母。”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,无使乏。于是,冯谖不复歌。
  后孟尝君出记,问门下诸客:“谁习计会,能为文收责于薛乎?”冯谖署曰:“能。”孟尝君怪之,曰:“此谁也?”左右曰:“乃歌夫‘长铗归来’者也。”
  孟尝君笑曰:“客果有能也,吾负之,未尝见也。”请而见之,谢曰:“文倦于事,愦于忧,而性懧愚,沉于国家之事,开罪于先生。先生不羞,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?”冯谖曰:“愿之。”于是约车治装,载券契而行。辞曰:“责毕收,以何市而反?”孟尝君曰:“视吾家所寡有者。”
  驱而之薛,使吏召诸民当偿者,悉来合券。券遍合,起,矫命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
  长驱到齐,晨而求见。孟尝君怪其疾也,衣冠而见之,曰:“责毕收乎?来何疾也!”曰:“收毕矣。”“以何市而反?”冯谖曰:“君云‘视吾家所寡有者’。臣窃计,君宫中积珍宝,狗马实外厩,美人充下陈。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!窃以为君市义。”孟尝君曰:“市义奈何?”曰:“今君有区区之薛,不拊爱子其民,因而贾利之。臣窃矫君命,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。”孟尝君不说,曰:“诺,先生休矣!”
  后期年,齐王谓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。”孟尝君就国于薛。未至百里,民扶老携幼,迎君道中。孟尝君顾谓冯谖:“先生所为文市义者,乃今日见之。”冯谖曰:“狡兔有三窟,仅得免其死耳。今君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卧也。请为君复凿二窟。”孟尝君予车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游于梁。谓惠王曰:“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,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。”于是,梁王虚上位,以故相为上将军;遣使者,黄金千斤、车百乘,往聘孟尝君。冯谖先驱,诫孟尝君曰:“千金,重币也;百乘,显使也。齐其闻之矣。”梁使三反,孟尝君固辞不往也。
  齐王闻之,君臣恐惧,遣太傅赍黄金千斤,文车二驷,服剑一,封书谢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祥,被于宗庙之祟,沉于谄谀之臣,开罪于君,寡人不足为也,愿君顾先王之宗庙,姑反国统万人乎!”冯谖诫孟尝君曰:“愿请先王之祭器,立宗庙于薛。”庙成,还报孟尝君曰:“三窟已就,君姑高枕为乐矣。”
  孟尝君为相数十年,无纤介之祸者,冯谖之计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刘向《战国策·齐策四》节选

【译文·故事】

    齐国有个名叫冯谖的人,家境贫困,难以养活自己,托人请求孟尝君,愿意寄食门下。孟尝君问:“客人有什么爱好?”回答说:“没有爱好。”问:“客人有什么才能?”回答说:“没有才能。”孟尝君笑了笑,接受了,说:“好吧。”孟尝君身边的人因为主人看不起冯谖,就给他粗劣的饭食吃。
    住了不久,冯谖就靠着柱子,弹剑而歌:“长铗啊回去吧!吃饭没有鱼。”身边的人告诉了孟尝君。孟尝君说:“给他吃鱼,与其他门客一样。”住了不久,冯谖又弹剑唱道:“长铗啊回去吧!出门没有车。”身边的人都讥笑他,把这话告诉了孟尝君。孟尝君说:“给他备上车,跟门下的车客一样。”于是(冯谖)乘着他的车,举着他的剑,拜访他的朋友说:“孟尝君尊我为上客了。”
过了一段日子,冯谖又弹着剑唱道:“长剑啊回去吧!没有办法养家。”身边的人都厌恶他,认为他一味贪求不知满足。孟尝君问:“冯先生有父母吗?”回答说:“有个老母亲。”孟尝君让人供给她家食物用具,不让出现短缺。于是冯谖不再唱歌了。
    后来,孟尝君出了一通告示,问门下食客们:“谁通晓账务会计,能替我到薛地收债呢?”冯谖(在告示上)签上名字说:“我能。”孟尝君看了很诧异,问:“这是谁呀?”身边的人答道:“就是那个唱‘长铗回去’的人。”孟尝君笑道:“客人果然有才能,我对不起他,还没有见过他呢。”于是请他来相见,道歉说:“田文(成天)被琐事搞得很疲劳,被忧患弄得神昏意乱,生性又懦弱愚笨,陷在国事家事之中(不得脱身与先生见面),得罪了先生。先生不以(我对您的怠慢)为羞辱,竟愿意替我到薛地收债吗?”冯谖说:“愿意前往。”于是准备车马行装,载着债券契约出发。辞别时问:“收完债后,买些什么回来?”孟尝君说:“看我家里缺少的东西(买些回来)。”
    驱车到了薛地,让官吏召集应该还债的百姓,都来核对债券,全部核对之后,(冯谖)站起来,假托孟尝君的命令将债款赏给这些百姓,于是烧掉了那些券契文书,百姓们欢呼万岁。
    (冯谖)一直不停地赶车返回齐国(都城),大清早就求见(孟尝君)。孟尝君很奇怪他这么快就回来了,穿戴整齐来接见他,说:“债收完了吗?怎么回来得这么快?”回答说:“都收完了。”“买了些什么回来?”冯谖说:“您说‘看我家里缺少的东西’,臣私下想,您宫中珠宝堆积,外面狗马满厩,美女站满了堂下。您家中所缺少的只有‘义’了,私下为您买了‘义’回来。”孟尝君说:“买‘义’是怎么回事?”回答说:“现在您只有小小的薛地,不像爱护子女一样体恤那里的百姓,却趁机像商人一样在他们身上谋取利益。臣私自假托您的命令,把所有的债款都赏给了他们,并焚毁了债券,百姓欢呼万岁。臣就是这样替您买‘义’的!”孟尝君很不高兴,说:“知道了,先生算了吧。”
    过了一年,齐王对孟尝君说:“寡人不敢用先王的旧臣为臣。”孟尝君(于是)回到封地薛。距薛还有一百多里,百姓扶老携幼,在路上迎接孟尝君。孟尝君回头对冯谖说:“先生为田文买的‘义’,今天才算见到。”冯谖说:“狡猾的兔子有三个洞穴,才可得以免死。如今您只有一个洞穴,还不能垫高枕头睡大觉啊。请让我替您再凿两个洞穴。”孟尝君给他五十辆车,五百斤金,往西去游说梁国。(冯谖)对梁惠王说:“齐国放逐了大臣孟尝君到诸侯国来,诸侯国中先迎接他的就能富国强兵。”于是梁王把相位空出来,让原来的相国做了上将军;派出使节,以千斤黄金、一百辆车,去聘请孟尝君。冯谖先行一步赶回,提醒孟尝君说:“千斤黄金,是很厚重的聘礼;(出动)一百辆车,是很显赫的使节。齐国该听说这件事了。”魏国使者接连跑了三趟,孟尝君坚决推辞不去。
    齐王听到这个消息,君臣都很害怕,派遣太傅带着一千斤黄金,两乘四马彩车及佩剑一把,并封好书信向孟尝君道歉说:“寡人很不顺,遭受祖宗降下的灾祸,又被那些逢迎讨好的臣子所迷惑,得罪了您。寡人不值得您辅佐,请您顾念先王的宗庙,暂且回国统领百姓吧!”
    冯谖提醒孟尝君说:“希望您向齐王请来先王传下的祭器,在薛地建立宗庙。”宗庙落成,冯谖回报孟尝君说:“三个洞穴完成,您可以暂且高枕而卧、安心享乐了。”
    孟尝君在相位几十年,没有丝毫的祸患,正是冯谖谋划的结果。

【释义·点评】

食(sì)以草具:食,拿东西给人吃;草具,粗劣的饭食。
长铗归来乎:铗,剑;来,这里表动作趋向。
能为文收责于薛乎:文,孟尝君自称(孟尝君,妫姓,田氏,名文。);责,同“债”。
冯谖署曰:署,签名。
愦于忧:被忧患弄得发昏。愦,昏乱。
性懧愚:天性懦弱愚呆。懧,同“懦”。
以何市而反:市,买;反,同“返”。
矫命:假托受命以行事。
拊爱:爱抚,爱护。
孟尝君不说:说,同“悦”。
先生休矣:休矣,算了、罢了,是无可如何的语气。
后期(jī)年:后,指收债于薛以后;期年,满一年。
就国于薛:就国,到自己的封地去住。国,卿大夫的封地。
虚上位:让出最高的的职位,即相位。
文车二驷:文车,雕刻或绘画着花纹的车;驷,四匹马拉的车,与“乘”同义。
服剑:佩剑。
纤介之祸:纤介,极其微小。纤,细;介,通“芥”,小草。

    本文通过生动曲折的情节和对比衬托的手法,塑造了冯谖这个古代策士的形象。作者欲扬先抑,先把冯谖描写得很不堪——“无好”、“无能”,还没有自知之明,贪得无厌。周围的人从看不起到讥笑,再到厌恶。而孟尝君对这个“无好”、“无能”还“无厌”的人,则是有求必应,衬托了孟尝君礼贤下士的风度。接着作者通过冯谖为孟尝君营造“三窟”——焚券市义、谋复相位、请立宗庙的过程,为我们展示了冯谖的远见卓识和深谋远虑,其敢做敢为、有勇有谋的策士形象跃然纸上。
    成语“狡兔三窟”,即出自本故事中的冯谖之言“狡兔有三窟,仅得免其死耳”,常用以比喻藏身处多,便于避祸。运用举例——清·蒲松龄《聊斋志异·邵九娘》:“汝狡兔三窟,何归为?”续范亭《寄山西土皇帝阎锡山的一封五千言书》:“至于‘狡兔三窟’的政策,那是你自己‘唯中论’‘唯我论’哲学的传统。”亦作“ 狡兔三穴 ”。《宋史·河渠志三》:“乃是狡兔三穴,自为潜身之计。”
    后人还用“长铗”或“弹铗”作为处境窘困而有所干求的典故,在诗词名文章中加以运用。例句——唐·柳宗元《酬娄秀才将之淮南见赠之什》诗:“高冠余肯赋,长铗子忘贫。”清·龚自珍《鹧鸪天·题于湘山旧雨轩图》词:“长铗怨,破箫词,两般合就鬓边丝。”南朝·梁·陶弘景《答赵英才书》:“子架学区中,飞才甸外,不肯扫门觅仕,复懒弹铗求通。”唐·刘知几《史通·忤时》:“傥使士有澹雅若严君平,清廉如段干木 ,与仆易地而处,亦将弹铗告劳,积薪为恨。”明·王世贞《答陈淮安玉叔书》:“沉嘉则、魏季朗诸君从门下游,甚善;然渠辈尚以多弹铗之叹也。”清·孔尚任《桃花扇·孤吟》:“人不见,烟已昏,击筑弹铗与谁论。”
    “弹铗”有时在诗词或文章中也用来表示寄食权门。唐·于武陵《过侯王故第》诗:“不知弹铗客,何处感新恩。”清·徐乾学《北征》诗:“入市碎琴易,依人弹铗难。”有时也表示思归。明·郭登《送岳季方还京》诗:“身留塞北空弹铗,梦绕江南未拂衣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(杨新华 译评

编辑:杨新华 来源:编辑译评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东篱网(www.dongliw.com) ©
  • 联系我们 站长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QQ:61037321 冀ICP备16030138号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古文名句、典故故事、诗词名句、诗联漫话、格言警语、民歌辑览等栏目,依法享有编辑著作权,严禁将本站内容作任何形式的翻版。

   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094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