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典故故事 >> 内容

韩寿偷香(偷香窃玉、窃玉偷香)

时间:2011-11-23 09:38:2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韩寿和贾充女儿贾午的偷情故事;偷香窃玉、窃玉偷香典故的含意、来历背景及运用举例。...

 

【原文·出处】

    谧字长深。母贾午,充少女也。父韩寿,字德真,南阳堵阳人,魏司徒暨曾孙。美姿貌,善容止,贾充辟为司空掾。充每宴宾僚,其女辄于青琐中窥之,见寿而悦焉。问其左右识此人不,有一婢说寿姓字,云是故主人。女大感想,发于寤寐。婢后往寿家,具说女意,并言其女光丽艳逸,端美绝伦。寿闻而心动,便令为通殷勤。婢以白女,女遂潜修音好,厚相赠结,呼寿夕入。寿劲捷过人,逾垣而至。家中莫知,惟充觉其女悦畅异于常日。时西域有贡奇香,一著人则经月不歇,帝甚贵之,惟以赐充及大司马陈骞。其女密盗以遗寿,充僚属与寿燕处,闻其芬馥,称之于充。自是充意知女与寿通,而其门阁严峻,不知所由得入。乃夜中阳惊,托言有盗,因使循墙以观其变。左右白曰:“无余异,惟东北角如狐狸行处。”充乃考问女之左右,具以状对。充秘之,遂以女妻寿。

——房玄龄等《晋书·贾充传》节选

相关典籍:

    韩寿美姿容,贾充辟以为掾。充每聚会,贾女于青琐中看,见寿,说之,恒怀存想,发于吟咏。后婢往寿家,具述如此,并言女光丽。寿闻之心动,遂请婢潜修音问,及期往宿。寿蹻捷绝人,逾墙而入,家中莫知。自是充觉女盛自拂拭,说畅有异于常。后会诸吏,闻寿有奇香之气,是外国所贡,一著人,则历月不歇。充计武帝唯赐己及陈骞,余家无此香,疑寿与女通,而垣墙重密,门阁急峻,何由得尔?乃托言有盗,令人修墙。使反曰:“其余无异,唯东北角如有人迹,而墙高,非人所逾。”充乃取女左右婢考问,即以状对。充秘之,以女妻寿。

——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惑溺》节选

    王实甫 《西厢记》第一本第二折:“虽不能勾窃玉偷香,且将这盼行云眼睛儿打当。” 王季思 校注:“晋贾充女盗西域奇香遗所私韩寿,事见《晋书》。窃玉,旧注多举《杨妃外传》杨妃窃宁王玉笛事为说,非也。按《雍熙乐府》卷八《南吕一枝花·子弟收心》套有‘郑生玉窃,韩寿香拈’语……而《太平乐府·孙季昌<端正好·集杂剧名咏情>》有‘揣着窃玉心,偷香性’语,更可证其为当时杂剧之一种,惜故事本末一时未能考明也。”

【译文·故事】

    韩谧字长深。他的母亲贾午,是贾充的小女儿。他的父亲韩寿,字德真,南阳郡堵阳县人,是三国时魏国司徒韩暨的曾孙。韩寿身材容貌帅美,仪容举止得体,贾充让他担任了司空掾。贾充每次宴请宾客幕僚,他的女儿贾午就在格窗内偷看,看到韩寿就喜欢上了他。问她身边的人认得这个人不,有一仆女说出了韩寿的姓氏名字,说是她的旧主人。贾午害起了相思,日夜不停思念韩寿。仆女之后前往韩寿家,细说了贾午的意思,并说这个女子明洁亮丽艳美飘逸,她的端庄美丽没有人可与之相比。韩寿听了这话就心动了,便让这个仆女代为致意。仆女将话告诉了贾午,贾午于是就暗暗和韩寿互通音讯表达爱意,用厚礼赠给韩寿来倾心相结,通知韩寿晚上过来。韩寿的体力和敏捷都超过常人,翻越墙头就到了贾充家。贾充家里没人知道,只是贾充觉得女儿喜悦欢畅特别和往常不一样了。当时西域有国进贡了一种奇异的香料,人用上一点即使经过一个月仍有香气,武帝把它看得非常珍贵,只把这个赐给了贾充和大司马陈骞。贾充的女儿贾午私下里偷了出来给了韩寿,贾充的幕僚下属和韩寿待在一起,闻到他身上香气浓郁,就把这事告诉了贾充。从此贾充心里知道女儿可能和韩寿私通,但他的门户防范很严密,不知道韩寿是从哪里进来的。于是夜里假装受惊,说是有盗贼,于是就让人沿墙巡视看看有什么变动没有。左右的人告诉说:“别处没什么异样,只有东北角有一处地方像是有狐狸走过似的。”贾充于是盘查审问女儿贾午身边的人,她们把贾午和韩寿之间的事全部交代了。贾充没有声张,于是就把女儿贾午嫁给了韩寿作妻子。

【释义·点评】

司徒:官职名。
曾孙:孙子的儿子。
容止:仪容举止。
司空掾:官职名。
青琐:刻镂成格的窗户。
婢:古代罪人的眷属没入宫为婢,后通称受役使的女子。
感想:相思,思念。
寤寐:醒与睡。
殷勤:衷情,心意。
逾垣:翻越墙头。逾,越;垣,墙。
芬馥:香气浓郁。
阳惊:阳,古同“佯”,假装。
行处:走过的地方。

    韩寿是一帅哥,而贾午是一美女,并且还是一“官二代”。贾美女在父亲的宴会上看到了韩寿这一帅哥后心里就放不下了,朝思暮想。千方百计要跟他联络,通过婢女的牵线搭桥,二人你情我愿,于是贾美女倒贴了不少的赠品。任是你贾充“门阁严峻”,也挡不住韩寿的色胆包天,韩帅哥身手矫健,翻越墙头就到了贾小姐的闺房。自此以后,贾小姐不仅更爱打扮,而且说笑都是从里往外透着美气。这贾小姐也真是个多情的种子,什么东西都舍得给情郎,甚至把晋武帝赏给父亲的香料都偷给了韩寿。韩寿也不含糊,你敢给我就敢用,也不问这东西的来历。结果被同僚们检举揭发。贾充知道这香料是外国给武帝的贡品,武帝就赏给了他和陈骞两个人,别人手里没这东西。于是就怀疑自己的宝贝闺女跟韩寿有事了。后来对女儿身边的人一审问,全都交代了。贾充知道“生米已成熟饭”,声张出去韩寿那小子是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”,自已堂堂一国宰相可丢不起这人。于是索性顺水推船把女儿贾午许配韩寿作了妻子。后来二人生下儿子韩谧。由于贾充的儿子贾黎民早夭,所以在贾充死后,韩谧就过继给贾黎民,姓了贾,以继承贾家的香火。这是后话。
    有关“韩寿偷香”的故事,《晋书·贾充传》和刘义庆的《世说新语》中都有记载,大同小异。实际上根本不是韩寿偷香,而是贾充的女儿贾午偷香给韩寿。由于“香”总是和女人有着某种联系,而韩寿起初和贾午又属于偷情,内中又有“偷香”的情节,所以人们把“偷香”安在了韩寿的头上,就有了“偷香”、“偷情”双关的意思。
    后来“偷香”就成为女子爱悦男子,或男子与女人偷情的典故。运用举例——唐·李端《妾薄命》诗:“折步教人学,偷香与客熏。”唐·崔橹《和友人题僧院蔷薇花三首 其二》:“风惊少女偷香去,雨认巫娥觅伴来。”宋·吴曾《能改斋漫录·乐府一》:“开封富民杨氏子,馆客颇豪俊。有女未笄,私窃慕之,遂有偷香之说,密约登第结姻。”宋·杨亿《无题二首 其一》:“应知韩掾偷香夜,犹记潘郎掷果年。”宋·杨冠卿《柳梢青》:“宿粉偷香,也应难似,年少情怀。”明·杨珽《龙膏记·祸媒》:“难道有约在桑间,偷香寄宫宛。”鲁迅《集外集拾遗·辩“文人无行”》:“轻薄、浮躁、酗酒、嫖妓而至于闹事,偷香而至于害人,这是古来之所谓‘文人无行’。”
    “偷香”后来常常和“窃玉”并举连用为“偷香窃玉”或“窃玉偷香”,来比喻男女私通。运用例句——元·石子章《竹坞听琴》第四折:“再不赴偷香窃玉期,再不事炼药烧丹教,从此后,无烦少恼。”明·冯梦龙《醒世恒言·吴衙内邻舟赴约》:“安排布地瞒天谎,成就偷香窃玉情。”清·陈端生《再生缘》第六一回:“这点偏私还罢了,怎又起,偷香窃玉那心肠?”明·兰陵笑笑生《金瓶梅词话》第十三回:“两个隔墙酬和,窃玉偷香,又不由大门里行走,街坊邻舍,怎得晓的暗里的事。”清·文康《儿女英雄传》第二七回:“世上偏有等不争气、没出豁的男子,越是遇见这等贤内助,他越不安本分,一味的啖腥逐臭,还道是窃玉偷香。”
    关于“窃玉”的来历,据王季思先生考证,应该是出自元杂剧中的情节,因为《雍熙乐府》中编录的《南吕一枝花·子弟收心》中有“郑生玉窃,韩寿香拈”一语。至于这个“郑生”如何窃玉,内中有着怎样的故事,都因作品的散佚而不得其详了。

杨新华 译评

编辑:杨新华 来源:编辑译评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东篱网(www.dongliw.com) ©
  • 赞赏站长 凡赞赏的朋友有问题可加站长微信咨询交流:微信搜QQ61037321,注明“赞友”。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古文名句、典故故事、诗词名句、诗联漫话、格言警语、民歌辑览等栏目,依法享有编辑著作权,严禁将本站内容作任何形式的翻版。

   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0948号

    冀ICP备160301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