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诗联漫话 >> 诗词漫话 >> 内容

诗咏蚊子表憎情

时间:2012-08-01 08:36:2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达尔文的假设中,人是由猿进化而来的,那么蚊子是怎么来的,搞不清。但在古人笔下,古蚊与今蚊差不多,一样的嗜血成性,一样的传染病毒,一样的令人讨厌。上下五千年,诗词曲赋文,关于蚊子,既有长篇,也有短制。长...

 

    达尔文的假设中,人是由猿进化而来的,那么蚊子是怎么来的,搞不清。但在古人笔下,古蚊与今蚊差不多,一样的嗜血成性,一样的传染病毒,一样的令人讨厌。上下五千年,诗词曲赋文,关于蚊子,既有长篇,也有短制。长篇如晚唐吴融的《平望蚊子二十六韵》,北宋欧阳修的《憎蚊》等;短制则不胜枚举。在命题上,古人并不似某些时评家只会义愤填膺,有的似颂而讽,如“蚊赋”、“咏蚊”;有的爱憎分明,如“斥蚊”、“怒蚊”;更多的则是客观描述,如“秋蚊”、“一蚊”等等。
    蚊子作为“四害”之一,众所周知,但从社会层面分析其危害,当首推晋人傅选,他在《蚊赋》中写道:“肆惨毒于有生,乃飧肤体以疗饥。妨农功于南亩,废女工于杼机。”这说明在当时,蚊子的肆虐,已经对以男耕女织的生产方式构成了威胁。夏夜酷热,人多晚睡,熬至半夜,刚入梦乡,一只蚊子悄无声息,越过窗缝,潜入帐帷,不仅扰人清梦,而且令人心烦。正如清人赵翼所诗:“六尺匡床障皂罗,偶留微罅失讥诃。一蚊便搅一终夕,宵小原来不在多。”(《一蚊》)无奈之际,只好秉烛夜战,苦寻通宵,蚊踪难觅,竟致彻夜无眠。一只蚊子尚且搅得睡不安席,何况群蚊?蚊阵来袭,那场面,那是“相——当壮观”。在蚊子面前,人类当然是庞然大物,那又如何?“我躯七尺尔如芒,我孤尔众能我伤。”(唐·刘禹锡《聚蚊谣》)人单势孤,蚊众人寡,人类只有“义务献血”的份了。更可恶的是蚊子的鬼蜮伎俩与偷袭本能,“乍停纨扇便成团,隐隐雷声夜未阑。漫道纱橱凉似水,明中易避暗中难。”(清·汪秀峰《咏蚊》)这些年,蚊子也进化了,有一种黑白蚊子专门白天叮人,蹑手蹑脚,不声不响,叮上一口,肿包立起,让人防不胜防。
    人们其实无须站居道德高地,指责蚊子的“扰民习性”和“吸血品行”。北宋范仲淹写过一首短诗:“饱似樱桃重,饥如柳絮轻。但知求旦暮,休要问前程。”(《咏蚊》)短短20字,“吸血鬼”的形象跃然纸上。蚊子的吸血,只是自然本能,无非繁衍后代与延续生命,因此才不惜冒险而“偷生”。唐人孟郊的《蚊》诗:“五月中夜息,饥蚊尚营营。但将膏血求,岂觉性命轻。顾己宁自愧,饮人以偷生。愿为天下幮,一使夜景清。”揭示的就是这层意思。
    唐人常楚老以饱蘸憎恶之笔,表达了对蚊子的厌恶之情:“飘摇挟翅亚红腹,江边夜起如雷哭。请问贪婪一点心,臭腐填腹几多足。”模声状形,惟妙惟肖。人们在蚊子的侵袭面前,并非甘愿奉献,任其啃舐。“怕君撩乱锦窗中,十轴轻绡围夜玉。”(《江上蚊子》)挂蚊帐在当时已经是重要的避蚊措施。不过,诗中的“锦窗”、“轻绡”,显然不是百姓用品,更像是大户千金、豪门闺阁的陈设,倒是南宋诗人陆游更有平民性:“泽国故多蚊,乘夜吁可怪。举扇不能却,燔艾取一快。”(《熏蚊效宛陵先生体》)蚊子因水而孳生,蚊子乘夜而猖獗,都是生活常识。夏日黄昏,村头树下,用蒲扇驱蚊,烧艾草熏蚊,这也是乡下常见的图景。
    在渺小的蚊子面前,人类似乎束手无策,烧艾草,燃蚊香,钻蚊帐,撒蚊药,可蚊子家族从来不曾成为濒危生物。无奈之下,人们只能寄托于大自然的控制。明人方孝儒诗云:“喧暄秋后蚊,白日噆我肌。我虽病无力,扫扑亦易为。怜汝营一饱,未得死及之。且复纵遣去,天运自有时。”(《二虫吟》)清代的袁枚态度也近似:“白鸟(即蚊子)秋何急,营营若有寻。贪官回首日,刺客暮年心。附燰还依帐,愁寒更苦吟。怜他小虫豸,也有去来今。”(《秋蚊》)这是人类的东郭心理,还是佛教的轮回理论?
    触景生情、以物喻人,文学上很常见。“白鸟向炎时,营营应苦饥。进身因暮夜,得志入帘帷。嘘吸吾方困,飞扬汝自嬉。西风一朝至,萧索意安之?”(明·陈大成《蚊》)明眼人一看即知,这首诗决非仅是挞伐蚊子,而是以蚊喻世,以蚊喻人,表达了对趋炎附势,欲壑难填,黑箱作业,蝇营狗苟等邪恶势力的诅咒。如果说陈大成谴责的对象主要是贪官与污吏的话,那么,同时代人左懋第笔下的蚊子则是“幕僚”或“清客”了。“入耳皆雅奏,触面尽深机。吸饱飞飏去,主人知不知?”官府之内,权柄之侧,总有一些承旨逢迎之徒,献媚邀宠之辈,以“入耳”获得赏识,以“雅奏”博取欢心,“触面”藏着“深机”,“拍马”为了“骑马”,寥寥数语,对此辈的面目揭示得淋漓尽致。
    清代袁枚则把蚊子喻为借着夜幕壮胆、群聚而出的“腿子”或“走狗”,“蚊虻疑贼化,日落胆尽壮。啸聚声蔽天,一呼竟百唱。如赴阛阓市,商谋抄掠状。”(《碧纱橱避蚊诗》)他用白描之笔,模声状形,极有生趣。不过,这则比喻略嫌生硬,清鲍辛浦写过一篇《蚊赋》,堪称范文,可为本文作结。他笔下的蚊子,既不是“清客”也不是“腿子”,而是一帮“虎冠之吏”:
    彼虫之微,脚多且翅。彼虫之威,嘴长而利。乘隙趋炎,怀奸抱智。歃血如盟,婪脂如刺。噆不择肤,鸣能搅睡。饥不蠹专,巧亦惑类。谐声从文,象形造字。区区黍民,忝列书契。敦堪取譬,虎冠之吏。

(安立志 原题《古蚊诗趣》)

编辑:披月望云 来源:剪报整理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东篱网(www.dongliw.com) ©
  • 联系我们 站长Email:yxh583@sohu.com QQ:61037321 冀ICP备16030138号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古文名句、典故故事、诗词名句、诗联漫话、格言警语、民歌辑览等栏目,依法享有编辑著作权,严禁将本站内容作任何形式的翻版。

   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0948号